林沂安

我知道你会来,所以,我等。
过往一切皆是虚妄,唯有当下才是真实。

CP@阿楞

关注请先看置顶。

我觉得那篇夜蔷薇写得太烂了orz…
大概会删,我可能会更新别的cp,先说一句,我没爬墙,只是暂时没有什么灵感了先写点别的而已…

【双0】夜蔷薇 02(2048×5100)

*西幻paro,我流OOC

*BGM:Adaro-Es Ist Ein Schnee Gefallen

02
“2048!”
“2048!”
是谁?是在叫我吗?
“2048!”那个声音有点不耐烦起来,咆哮道,“你怎么还愣在这里?20公里跑完了吗?!”
遮挡双眼的白色云翳散去,训练场的全貌展现在眼前,她面前的教官神色阴沉,眼睛里能喷出火来。
她张了张嘴,最后还是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身上的着装不知何时变成了普蓝色的军装,手也不是她属于女孩子的纤细白皙的手。这双手格外苍白,修长而有力,虎口和食指上分别有着厚厚的茧。重点是,这是双男人的手。
她还没来得及惊讶,场景变换,三个一样发色为银的青年向他跑来,“2048你又被教官罚了?”一只眼睛被挡住的青年神色担忧。
“教官就是看你不顺眼跟你过不去啦,没关系没关系。”军服上编号为4989的青年一把勾住她的脖子,把整个身体的重量都压在他身上,“走啦走啦,一起喝酒去。”
刘海厚厚的青年什么也没说,对着她笑了笑。
他们边走边说笑打闹,脚下的步伐越来越快,她很快就跟不上他们的脚步,而三人好像还对此一无所知,仍在继续说笑,与她之间的距离越拉越大。
等等我啊!别丢下我一个!
她在后面拼命地大步飞奔,却是杯水车薪,远远地看到他们冲着自己挥了挥手,消失在光影里。
百合花的香气不受控制地钻入鼻腔里,等她反应过来,已经出现在了葬礼的人群之中。
等等,葬礼?谁的葬礼?我为什么会知道这是葬礼?
穿着黑色正装的人群安静而肃穆,神父手持十字架,站在人群最前方,口中吟诵着悼词。
一抹鲜艳的红色闪过眼前,她一怔,是一个红色短发的少女,年纪与她相差不大,那双亮色灵动的眼睛毫无神采,眼底的光芒已经不在,余下的是属于未亡人的暮色与死气。她身着黑色的裙装,遮面的黑纱垂下,隐去了她脸上意味不明的神情。
一朵在夜色中枯萎的蔷薇。  
心脏不由得丝丝揪痛起来,尽管她并不知道这种悲伤来自于何方。        
面目狰狞的吸血鬼突然出现在她身后,“跟我一起,堕入黑暗吧。”
周身不知何时燃起熊熊烈火,她伫立在火堆中央,烈焰上空鬼影重重。
“杀了他!”
“怪物!”
“背叛了神的叛徒!” 
“你不配信仰神!”  
“堕入黑暗吧,和我一起。”吸血鬼不厌其烦地再重复了一遍,嘶哑的声音里带着令人头皮发麻的温柔,“普天之下,只有我是你的同类。”        
说着,他张开嘴,露出可怖的獠牙。
头戴黑纱的红发少女突然从一旁窜出,狠狠摁倒了那个面目狰狞的吸血鬼,和他扭打在一起。
“快跑!”红发少女在扭打的过程中也不忘转头对她大喊道,“快跑!快——”
声音戛然而止。
那个吸血鬼咬断了她的颈动脉,一把把她推入烈焰中,红发少女连一声惨叫还未来得及发出,鲜血如同盛开的蔷薇花一般肆意绽放。          
“!”
棕发少女猝然惊醒。
映入眼帘的是受潮发黄的天花板,空气中还散发着一股发霉的味道。   
双瞳的白猫“喵”了一声跳上她身旁的桌子,摇晃着它那巨大儿蓬松的尾巴迈着一字步朝着她搁置在桌上的手走去,接着在她手边安静地蹲坐下,一绿一蓝的眸子一动也不动地聚焦着她的脸。  
棕发少女扶着额头撑起身体,裙子早已被冷汗浸透,黏在身上有种怪异的不舒服感,脸上还有浅浅的泪痕。
良久,她才将目光放在手旁的双瞳白猫身上,“你是从哪来的?”手指勾着白猫毛茸茸的下巴,很软,手感出奇的好。
白猫高贵冷艳地“喵”了一声,一副“愚蠢的人类我怎么可能会是像狗那样的生物”的不屑脸。
可惜棕发少女完全忽略了它的不满,继续挠着它的下巴。
于是猫的不屑脸摆了一会儿就放弃了,甚至还一下跳上少女的膝盖,以便少女更加方便地逗弄它。
“5100。”中年妇女推开虚掩着的房门,那张跟棕发少女极其相似的脸上此刻堆满了狂喜和庆幸融合而成的笑容,“我的孩子,战争胜利了!那些被征兵的人……回来了!”  
棕发少女当即从床上挣扎着身,但脚一落到地面就觉得世界天旋地转,差点一头载倒在地。妇女赶忙冲过去手托在她的腋下把她扶起来,“别急,别急。”
 急匆匆地套上鞋,一把抱起白猫,两人径直走出家门。街道旁已经密密麻麻站满了人,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喜悦的笑容,他们挥动着手里的彩旗和鲜花,吹着口哨,向他们眼中的战斗英雄致敬。
棕发少女一眼就在街道中央巡游的,穿着军装的人群中搜索到了自己父亲的身影。
他看起来并不好,大半张脸都被厚厚的绷带盖住,右手也没能幸免遇难,被松松垮垮地吊在胸前,左手苟延残喘般拄着拐杖,如果不是套着军装,说是街边要饭的乞丐也有人信。
“父亲!”少女踮起脚使劲挥舞着自己的双手,好让对方注意到自己,全然忘了自己怀里还抱着一只猫。白猫当即摔了个四仰八叉,不满地爬起来冲少女“喵”了一声。
 对方的眼珠子微微后移直到瞥到少女,没有任何动作,甚至连头都没有转过来,就掠过了她。她脚边的白猫如受了惊一般松软的毛全部炸起,那根总是摇晃着的蓬松大尾巴直直树立,朝着他呲牙咧嘴。
“你这是不礼貌的。”棕发少女蹲下身安抚着它,力度适中地抚摸着它拱起来的背脊,“那是我的父亲,没必要对他这么戒备。”
 可惜白猫完全不领情,默默地白了她一眼就跑掉了。  
“诶!你别跑啊!”棕发少女站起来拔腿就追,差点撞上了迎面而来的邻居苏珊大婶,“5100?你怎么了?这么急匆匆的?”她疑惑地看着少女手忙脚乱,鞋都差点跑掉一只的样子。
但少女顾不上回答她了,那根蓬松的总是摇晃着的白尾巴一下子就消失在了人群里。
她追着猫一直跑进遮天蔽日的森林里。
森林的小路盘综复杂,稍有不慎就会迷失在其中。棕发少女在其中一脚深一脚浅地走着,有几次险些追丢,不几分钟那声熟悉的猫叫就会在她前方出现。
这只猫,不会是故意要引着她去的吧?
她还在心里泛着嘀咕,一幢普通的猎人小屋已经在面前出现,窗棂和门扉都闭得死死的。
白猫在屋前绕了几圈,发现实在没地方可以进去,就开始挠门。
木屋的门“吱呀”的一声开了。
她昨天才见过的银发男人在门后的黑暗里浮现,普蓝色的军装制服整理得一丝不苟,每一道褶皱都被抚平,扣子都被规规矩矩地扣好,皮带紧紧地勒着他的腰,显得他整个人的身形更加挺拔,黑色的军靴擦得锃亮,与出征的士兵不同的是的额角和手腕处的血迹。
看到他,少女无意中想起了昨天那个陆光怪离的梦境。  
男人抱起白猫,正打算关上门,无意中瞥到站在树后的棕发少女。
“又是你啊。”狐狸一般的眼睛微微眯起,犀利的目光在她脸上肆虐,“没人告诉过你,随便闯进别人家的屋子是十分不礼貌的行为吗?”
那只白猫支撑起身来“喵”了一声,银发男人冰冷的神情才微微缓和了一点,不过等他把视线重新放在少女身上的时候,那一丝缓和连影都看不到了。
“说吧。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口气活像是在刑讯犯人,少女缩了缩脖子,双手不安地搓着裙摆,“你的猫带我来的。”
狭长的眼睛闪过一丝讶异,男人低头看着自己怀里双瞳的白猫。它抬头冲他“喵”了一声以表赞同。
“它看起来很喜欢你。”话音刚落,原本离她还有一段距离的银发男人霎时就出现在了她眼前,速度之快少女甚至连他是怎么过来的都没看清。
棕色的眼睛微微瞪大,少女不由自主地退后了几步,摆出了戒备的姿势。
“别紧张,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男人脸上勾起了一个漫不经心的笑容,使他看起来就像一个略带稚气的大男孩,而不是一个冰冷的杀伐果断的军人。
少女长而浓密的睫毛不自觉抖动了一下,视线无意间落到男人胸前别着的银色铭牌:U-2048。
 【T.B.C】   
————————————————           写的我想吐血……卡卡停停质量糟糕……对不起!     

大晚上睡不着起来做的问卷。
2626没写的原因是因为他和1172,0806和嗜酸小姐姐的CP我都吃,太多了懒得打了。
天雷和癌细胞有关的一切CP,没想到做的时候没有黑颜色笔也没画。

【双0】夜蔷薇 01(2048×5100)

*白赤,是白血球U-2048和赤血球AA-5100的配对
*西幻paro,黑童话,我流OOC
*BGM:Aimer-Destiny

00.
你愿意和我一起,堕入地狱吗?

  
01.
“在这场战争里,我们投入了数百万人,有超过二十五万的子民丧生。”
“但我们无所畏惧,上帝保佑我们必将取得胜利!”
桌上的收音机还在屋内絮絮叨叨地吵闹着,屋子的主人心思却完全不在这上面。棕色长发的少女托着自己的脸,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叩着桌面,她的眼神直愣愣地盯着前方一片空白的墙壁,神色忧虑。
“5100。”温柔的女声叫着少女的名字,隔着门板,听得分外不真切。
“5100。”声音由远及近,棕发的少女仿若从一场大梦中清醒,托着头的手搭在桌面上,“母亲。”
“我的孩子,你在思考什么呢?这么入迷,我叫了你好几声你也没应我。”跟棕发少女长得十分相似的中年女性提着水壶走了进屋内,“我生怕死神带走了你的灵魂,便进来看看。”  
“我只是……很担心父亲而已。”棕发少女不自觉地攥紧了手指,“父亲他……什么时候才会回来?”
中年女性温柔如水一般的眼睛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哀伤,“等到战争结束,他就会回来了吧。”
“请上帝保佑。”棕发少女双手合十,跪在神像面前,嘴里念念有词,眉宇间满是对神的虔诚,“请上帝保佑我父亲的性命,保佑他的军队所向披靡。”
妇女也跟着她一起,跪在神像面前喃喃。
祷告完毕,妇女轻轻地半蹲着身子扶住少女的肩膀,“你的父亲一定不会有事的。”  
“嗯。” 棕发少女点点头,眼中的忧虑丝毫没减少半分。   
“好了。”兴许是看出了少女的不安,妇女拍拍她的脸,“我的孩子,你现在担心也没有用。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祈祷,然后在你的父亲回来之前照顾好自己。你的父亲也许并不想看到我们这样愁眉苦脸的样子。”  
“嗯!” 这下终于笑了。 
看到少女展露出笑颜,妇女终于舒了口气,“这样才对。来吧,帮我去森林里采点野果,我们今天吃苹果派。”  
“好的!”棕发少女应了一声,提起竹条编制的篮子,“我走了!”
“早去早回!”妇女的叮咛被甩在身后,少女提着篮子,轻哼着不知名的小调,步伐轻捷。阳光洒在修剪得极好的蔷薇上,未干的露水顺着花瓣滑落,悄无声息地滴落地面上。
小镇实在太过宁静平和,除去五年前那场征兵以外,再没有外人来打扰过这个与世隔绝的边陲小镇。四面郁郁葱葱绵延起伏的巨大山脉是小镇最好的屏障,那场旷世持久,充斥着硝烟与血泪的战争遥远得仿佛是另一个世界发生的事情。  
清晨的微风拂过树木茂密繁盛的枝叶,少女踩在森林幽静的小道上,在林间穿插的身影像是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她挑出那些又大又圆,色泽红润的野果放进篮子里,动作无比娴熟,满心想着即将出炉的美味苹果派,嘴边也不自觉的溢出了一个微笑。 
她的动作突然僵住了,微笑也消失在脸上。    
不知何时出现了一群凶神恶煞,面目狰狞的人,领头的男人脸上盘恒着一条长长的刀疤,脸颊崩得紧紧的,更凸显得他十分可怖。充满着力量美感的手臂上满是伤疤,深可见骨,不难想象在此之前他到底经历过多少次生死搏杀。  
棕发少女虽然曾未亲眼见过,但在小镇里的长者无数次的告诫中,她大概也能猜到这一群不速之客的身份。
在国家深陷战争泥沼无力掌控政局的时候,总会有一些人跳出来在乱世里趁火打劫。
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到了。     
得赶快回小镇告诉大家才行。
少女退后几步,接着转身拔腿就跑。身后传来那个领头的怒吼:“抓住她!别让她跑回小镇通风报信!”
耳边是呜呜的风声,隐隐夹杂着几声狗吠。少女只觉得全身手脚冰冷,血液都要凝结——竟然还有猎犬。
她不可能躲在森林的任何一个角落等着那些强盗离开,那些猎犬的鼻子灵得很,能够顺着她的气息找到她。被发现的下场绝对不会比死要好到哪里去。
“呼,呼,呼……”少女停下脚步,靠着一颗粗壮的大树上喘息着。双腿像灌了铅一样沉重,连做出抬起来的动作都困难。
已经……实在跑不动了。
周围的景象陌生得很,树木的姿势扭曲而怪异,翠绿的杂草深过人膝,长长的荆棘随意地舒展着自己的身体,尖锐的刺上带着几分诡异的暗红色。
少女抬起手腕。果不其然,白皙的皮肤上多了几道血痕。  
冷静,现在得冷静下来,不能慌。少女咬紧了嘴唇,脑子里思绪千转百回,逃生的方法一一闪过,又在经过进一步考量之后被一一否决。
见鬼!难道就没有更好一点的方法吗?如果有人来的话,如果有人来的话…… 
对了,镇子里有经常进入森林的猎人,如果能碰到他们就好了!
可惜筋疲力尽的少女跑的再怎么快,也比不上常年在刀口tian血的亡命之徒。
沉重的脚步声在她身后回响,少女不敢回头,眼睛紧紧地盯着前方。 
难道真的要死在这里了吗?
不甘心的火焰在眼中点燃,对生的渴望远远压倒了肢体的疲惫感,少女的唇抿得紧紧的,脸色发白。
白色的人影从瘦骨嶙峋的树木间闪过,棕发少女脸上不忍露出了喜色。
“请等一下!”肺里的空气被最大限度地压缩,少女拼尽全力向人影发出自己能够发出的最大音量。
人影顿住,林间的泥土又shi又滑,棕发少女一没留意,脚下一滑,以一个非常狼狈的姿态跪坐在人影面前。
“求求您,救救我。”她喘着气,一字一顿地说道。  
人影身着灰蓝的军装,过长的裤脚收进深棕色的军靴里,更显得他的腿修长得没有天理。一头银发被利落地削减至齐耳,掖藏在宽阔的帽檐之下。正脸俊秀而不失军人的英气,眼睛如狐狸般狭长狡黠,盯着人的眼神犀利得像出鞘的利剑。
他只是静静地瞥了少女一眼,像是在看着毫无基质的死物,神色无悲无喜,抬脚正打算离开。  
“求求您!”少女情急之下一把抱住了他的腿。
沉重的脚步声在她身后急吼吼地刹住,少女惊恐地环顾着四周,面色不善的强盗们已经团团把她和男人围在中间。
“给个面子。”领头的刀疤男人脸上堆满了假惺惺的笑容,牵扯着他纵跨整张脸的刀疤,显得更加令人作呕,“我们是‘火狐狸’,只要你交出那个抱着你的腿的女人,我保证你会这个国家畅行无阻。”
说着,他故意伸出手,像个老兄弟似的拍拍男人的肩。
但那只手没来得及收回,就被另一只苍白而修长的手猛地一把捏住。
刀疤男人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对方还是那样无悲无喜的样子,但那只被捏住的手发出恐怖的“咔啦”一声,还未出口的进攻命令硬生生地变成了一声变了调的惨嚎。
少女松开抱着男人腿的手惊恐地死死捂住自己的嘴,才没让高分贝的尖叫冲破喉咙。
“嘶……”刀疤男人抽着冷气,对着那些已经吓呆了同伴咆哮到,“你们还愣着干什么!一起上!”
那些人这才如梦初醒,挥舞着手中的武器向他们冲了过来。
男人一把抓住送到眼前的刀刃向上一掰,坚硬的刀身折断,那人还未来得及反应,男人那张面无表情的脸闪过眼前,下一秒就是脖子被拧断的声音。
非常标准的军用格斗术。
而那场打斗还在继续,男人出击的动作仿佛迅猛的猎豹,总能精确无比地迅速了结一个人的性命。
少女呆呆地跪坐在地上愣愣地看着他们,眼角余光瞥到一个人不知何时绕到了男人的背后举起了枪。
“先生小心!”她喊到。男人一怔,微微侧身,躲开了直奔要害而来的子弹。
“碍事的臭婊子!”那人骂骂咧咧地向少女就是一枪,少女敏捷地向旁边一躲,子弹射进泥土里,飞溅起的泥把少女干净的长裙弄得脏兮兮的。
那人见一击不中,举起枪瞄准少女,准备再补一枪。
扣动扳机的手突然被握住,接着手腕一痛,不得已松开了枪。苍白的手拿着枪抵住他的额头,修长的手指扣动扳机。
“嘭!”
鲜血和脑浆一并迸出,那人的尸体软绵绵地倒在地上。  
“噗。”男人微微垂下眼睑,一柄泛着寒光的匕首从他的腹部穿出。
刀疤男人在他身后对他阴险一笑。
少女瞪大了眼睛,只见银发男人面无表情地一把拔出插在他腹间的匕首,像是完全感觉不到痛似的把它甩在地上,整个人像一个影子一样霎时就出现在刀疤男人眼前。
“咔嚓!”这是骨头被拧断的声音。
刚刚还嚣张得不可一世的强盗们此时全部以各式各样凄惨的死法放倒在泥地上。而造成这一切的银发男人正伫立在空地中央,手中是那个刀疤脸领头头颅与身体错位的尸首。
他漫不经心地把尸体朝地上一扔,大踏步地朝森林深处走去。
“先生,请等一下!”少女支起身,向男人追过去。久跪突然一下站起身来,眼前发黑,脚下一个踉跄,差点又摔倒在地上。
她三步并作两步追上男人一把拽住了他的袖子,“您受伤了,得去镇子上看医生。”
“不必。”男人甩开她的手。
“但您是真的伤非常严重!”少女神色忧虑,“上帝赐予我们生命,必须好好珍惜。”
大概是“上帝”这个词触及到了男人某根敏感的神经,“不要跟我提上帝!在这个世界上演着人类自相残杀互相争斗的闹剧的时候,他在哪里?”他歇斯底里地咆哮到,像只受伤的狮子。
少女愣怔,一下子也没想出话来应对他。
男人像是打了胜仗一般乘胜追击,“所以你在这里惺惺作态干什么,伪善者?神爱众生,真是个冷笑话。”  
少女退后了几步,眼神坚定,“不允许您对神不敬!这是大罪,必将受到神的处罚!”
男人冷笑,“那就让神处罚我吧。”    
他大步流星走入森林的幽暗处,高大挺拨郁郁葱葱的古木映着他的背影是那样的寂寥。
少女伫立在原地目送着那道白色的身影消失在森林深处,眼睛里闪烁着琢磨不透的光。
真是个奇怪的人。

[T.B.C.]

——————————————

其实本来就想搓个短片的结果没想到01就飙了三千多字……为了大家的阅读体验就分开发了。

关爱冷CP人人有责。

刷知乎气得爆炸的产物,真的要气笑了,老子下一秒拔刀插(你脑门上。
语气极冲的碎念念。  
有些人的白嫖思维真的不要太搞笑,商业化怎么了,写书难道就是不食人间烟火应该风霜高洁遗世而独立?一看就是不识民间疾苦你以为你家买菜的钱天上掉下来的啊?作者不用吃饭的吗?
还有那些天天叫着收费太贵的人不免费就不看了的,谁稀罕你了。别人辛辛苦苦绞尽脑汁写出来的心血放网上,搬砖还要给工资呢收费又怎么了?真当全世界都做慈善的吗?古人云有付出才有回报,天上哪有免费给你掉的馅饼。没人欠你,别人想分享就分享,别摆出这种二大爷的样子好吗,作者写文纯粹就是为着自己对写作的热爱,没人求着你看,有些读者还真把自己当成一盘菜了。真当自己是根葱也起码得有猪愿意插(进鼻孔里装象啊。

哈哈哈哈哈吹爆亲爱的!

阿楞:

【小条漫】惊!说好的白血球F4一起走,就剩我是单身狗。
又白赤要素请注意
欢脱沙雕脑洞
脑洞来源 @林沂安


惊!说好的白血球F4一起走,就剩我是单身狗。

*白赤,有1146X3803  4989X4201 2048X5100要素注意
*欢脱的沙雕脑洞,心疼单身狗2626

今天的血管内也是和平的一天呢。

白血球们闲实在无事可做,于是由4989牵头,2048和2626为支持,1146一人反对无效,四个人开始玩起了“我从来没有”的游戏,做过这件事的人要喝一杯麦茶。

几轮下来,都是些不痛不痒的爆料,早被四人所心照不宣,实在无聊的紧。

2626觉得这样下去不行,于是举手便道:“我从来没有喜欢过任何的红细胞。”

话音刚落,只见他对面的1146,左边的2048,右边的4989整齐划一地拿起杯子,猛地灌了一杯麦茶。

2626:??????????

我跟世界宣布一下我脱单了!  @阿楞 (。・ω・。)ノ♡
不会讲情话不要紧,我讲就好了。
虽然很话废但我会尽力的!٩(๑❛ᴗ❛๑)۶

说的太好了。希望你们都能被这个世界温柔以待。

砂糖少女以爱为食:

想说点东西。
最后两幅是编辑部老师给我的回信,说实话收到这样的回信我很意外也很感动。我本来甚至以为我的诉求不会被理会。

我想说的问题就是,面向儿童的小说,尤其是儿童写给儿童看的小说里,究竟应不应该出现精神疾病的元素?
可能会有人说我,把小孩子看得太浅薄了,许多小孩懂的比我想象的多,甚至说早点给他们接触人间疾苦对他们有好处。

可是又是什么样的人间疾苦,什么样的现实主义适合教给小孩子?文中提到的这两个片段的的确确是出自儿童之手——中学小学我不知道,但一定不会超过高中生。怎么说,这个系列的面向也是学龄儿童。
那么写这些情节的人是亲身经历过?详细地查过资料?听过现实的例子?还是凭空臆想只为了衬托主角的某些品质?谁都不敢保证。更重要的是,作者也是儿童,作者没办法对自己写的作品负责。凭空捏造来玩味的文字很容易就成了罪魁祸首,万恶之源。到时候谁来替那些坠入深渊的孩子们负责?
P1中我有给部分书名打马赛克,是因为收录作为例子的两个短篇的短篇集并没有任何问题。
至于例子我没有打码,有问题的同学可以自己去看看文章到底是怎么写的。我没有理由也没有必要诋毁我素未谋面的其他作者的声誉。
希望这篇文章能被转出去让更多人看到。


讲个事

我是真的,非常,非常讨厌白(。)嫖。
每次一看到那多的要命的阅读量和少的可怜的热度都有种想叫你们干脆别点进来看了的冲动,那阅读量真的是看着人心烦。
不求您的小红心小蓝手,只求您不喜欢就别点进来看了,我不想看到那么庞大的阅读量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