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沂安

我知道你会来,所以,我等。
过往一切皆是虚妄,唯有当下才是真实。

CP@阿楞

关注请先看置顶。

[严江]失眠

*人物属于淮永信,OOC属于我
*意识流短打

江停猝然从梦中惊醒,映入眼帘的便是严峫家的天花板。

他艰难地把严峫搭在他胸前的一只手臂微微挪开,然后支起身来看向床头柜,荧光的闹钟在黑暗中散发着幽幽的光亮,清楚地显示着现在是凌晨两点。

他重重的叹了口气倒回床上,严峫大概是被他惊动了,箍在他胸前的手臂又紧了几分。

大抵是夏天的原因,使得人心也颇不宁静。顶上空调呼呼作响,节奏适宜地将凉风缓缓送入屋内。在平日宛如仙乐一般的空调的运作声,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把江停那好不容易才聚集起来的睡意瞬间扫得灰飞烟灭。

睡不着。

自黑桃K死亡,一切尘埃落定已经过去很久了,身边一切都在前进,严峫升了支队长,每天的工作变得更加忙碌,眼皮下浮现出淡淡的青色。江停这起身又倒回床上的动静按常理严峫早该醒了,可对方紧紧只是皱着眉头哼了一声,大概是真的累。

江停抬手用手指在严峫的脸上描绘着他的五官,眼睛,鼻梁,然后嘴唇,一遍又一遍,完全不见烦。

他爱这个人。

爱到什么程度呢,就像是扑火的飞蛾,宁愿此身都被烧灼为灰烬,也想要那光源。

手突然被一股大力攥住,江停愣了一下,严峫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正好以整暇地看着他。

说是他看到的并不准确,在黑暗中他看不清严峫的脸,只感受到一道灼灼的视线落在他身上,恨不得要把他点燃烧起来。

“你醒了?”江停大脑当机了三秒,问出了一个非常傻的问题。

严峫低低地笑了一声,两人贴得极紧,江停隔着薄薄的一层布料感受到他胸腔的振动:“这么晚,还不睡。”

“睡不着。”江停老实地回答。

严峫爬了起来,拧开了床头灯。昏黄的灯光为他那张棱角分明的帅脸添了几分柔和:“是要老公给你讲个睡前故事吗?嗯?江停小朋友?”

江停被他这打诨给逗笑了,“去去去,哄小孩呢。”他伸手去推严峫的脸,没想到被严峫握住,两人在床上闹成一团。

闹够了,两人齐齐摊平在床上,江停枕在严峫的胳膊上,两人紧紧地依偎着,汲取着对方的体温,尽管现在是大夏天的也不嫌黏糊。

严峫抚着江停的肩,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数着羊:“一只羊,两只羊,三只羊……”

声音渐渐低下去,身旁江停的呼吸已经趁缓而平稳,如女孩子一般长而浓密的睫毛随着他的呼吸不时的轻轻颤抖几下。

严峫凝视他良久,然后在他柔软的黑发上落下一个吻。

“晚安。”

接着“啪”的一声关掉了床头灯。

他不知道的是,在黑暗中江停缓缓睁开了眼。确认严峫已经睡着后,他支起身体,俯身亲上严峫的唇。

情倾至极。

“晚安。”江停的声音带着笑意,尾音略略上扬,像是偷到了糖吃的孩子。

——————————————————
不知道自己写了个什么玩意儿……绞尽脑汁没想到人物还是在OOC的康庄大道上一路狂奔,拦都拦不住,真的非常对不起!(土下座)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很晚了,睡吧。
晚安,祝你有个好梦。

评论(4)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