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沂安

我知道你会来,所以,我等。
过往一切皆是虚妄,唯有当下才是真实。

CP@阿楞

关注请先看置顶。

【严江】骤雨

*人物属于淮永信,OOC属于我
*意识流短打
*BGM:Felling The Rain-Morean P

下雨了。

建宁市的夏天天气变化无常,上一秒好端端的晴空万里,下一秒就来个倾盆暴雨,仿佛闹脾气的孩子般说不讲理就是不讲理。

江停望着豆大的雨滴划过玻璃,留下一道狭长的水渍,想起被忘在家里的那把伞,心里就有些发愁。

课室里安静极了,只有笔头与纸张摩擦发出的沙沙声。学生们或有的埋头奋笔疾书,或有的双手抱胸闭目养神,还有的在窃窃私语,小声交流着答案。

放在讲台上的手机忽然“嗡”的一声振动了一下,静止的空气忽然开始流动,有好事的学生立刻抬头,眼底燃烧着八卦的雄雄大火。

江停扫了一眼手机的信息,一向懒得做出什么表情的脸罕见的流露出一丝笑意。又瞥到了讲台底下的学生写着满脸的八卦,轻咳了一声,板下脸,不动声色的挡了回去。

“做完了?那就交卷吧。”

忽略掉个别还没写完的学生的苦瓜脸,应付完学生们“江副教授求求你高抬贵手让我及格吧”的请求,等江停整理完试卷,塞进随身携带的公文包里,天色已经偏暗。

尽管塞满了学生试卷的公文包沉甸甸的,大概今晚得通宵改卷,但一想到短信的内容,心情就忽得跃雀起来,几楼的楼梯三步并作两步就能走完。

那条短信的内容是这样的——你对象来接你回家了。

几楼的楼梯并不长,等江停走到底部,就看见他心心念念的那个人撑着伞等在暴雨中,身影被清冷的雨光笼罩着。

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滋味,高兴和心疼交织。高兴的是升职了之后一向忙的脚不沾地的严峫来接自己,心疼的是也不知道这人在雨中傻傻地站了多久。

“来了多久了?怎么不上去找我?”

严峫绅士而体贴地接过江停手里的公文包,听出对方话里地责怪意味,便打诨道:“这不是怕我们江副教授沉迷美色无心工作嘛。”

江停被他逗笑了,心里的不高兴也消散了许多。

“曾翠翠女士最近又研发出了一个新菜式,非得要你尝尝。我们晚饭去她那里吃。”

江停笑道:“好。”

他侧头去瞄严峫,却发现对方恰好也在看他。

“扑哧”的一声,两人都没忍住笑出声来。

真好啊,他想到。

严峫就像是他生命里一场越境而至的暴风雨,退无可退,逃无可逃,只好放空自我沉浸在这场雨中。像是彗星撞地球一般的奋不顾身,将两个渭径分明的世界糅合到一起。

尽管岁月变迁,世事沉浮,也不必独自一人面对风雨了。

——因为他早已不是一个人在行走了。
【THE END】

————————————
又不知道写了什么玩意……各位凑合着看看吧(扶墙)

评论(1)

热度(59)